位置:新优娱乐-新优平台-新优娱乐平台 > 恐怖灵异 > 守墓人 > 第457章 愿减寿三年

第457章 愿减寿三年

    无论从颜色还是气味来判断,从对方心房中所喷溅出来的的确是热腾腾的血液没有错,可问题在于,对方的体内为什么会有鲜血?

    对方有呼吸有心跳,就已经够让人感到惊讶了,现在竟然连血液都有,那么她到底是药王还是活人呢?

    心中疑惑之下,我便下意识的抄起刀子想要把对方那翠绿的皮肤先给割开再,以确定里面到底是如人一般的血肉,还是如植物般的果肉纤维。

    然而就在我刚将刀子给拿出来,还没有来得及刺下之时,却是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底下猛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摇晃之感。

    下意识的低头一看,一条翠绿的根须便犹如出洞的灵蛇一般从地下冒了出来,并径直向着我的面门刺了过来。

    如果我要是一个练家子的话,肯定会想出各种招架的方式,但我就是一个时候打过几次架的普通人,没有太多这方面的经验,只能依靠自己最本能的反应。

    在条件反射般的挥起自己手中的刀子向着那迎面刺来的根须狠狠砍去之后,便只听一道清脆的咔嚓之声猛然响起,那条翠绿的根须便立刻应声而断。

    虽然成功的抵挡住了攻击,但更麻烦的却还在后面呢,因为我已经看到自己身体附近的土地正在不断的涌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准备破土而出一般。

    因为之前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之后,我所作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往后撤,尽量跟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

    之前和阿星被困在棺材里面的时候,我就遇到过一株像是植物与章鱼混合体般的怪物,当我被对方身上的藤蔓给缠绕住之后,就只能成为待宰的牛羊,别任何的还手之力了,就连想要挣脱开都十分的困难。

    如果当时要不是在用口器刺穿我的胸口之后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莫名其妙的就跑了,我估计自己十有八九是难逃一死。

    经过上一次的教训,我是绝对不会给对方捆绑住我的机会,准备跟对方先拉开距离之后再想别的办法。

    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当我快步向着后方撤去的同时,无数根如翡翠雕刻而成般的根须便接连从地下钻了出来,并宛若一条条嗜血的毒蛇般一窝蜂的便向着我追了过来。

    而我见状,却是头也不回的撒腿就跑,只要不被对方用根须给困住的话,我还是有一定把握能制服对方的。

    因为脚下满是粘稠血浆的缘故,深一脚浅一脚的很难让自己的速度发挥到最快,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仅仅也就一两秒钟的时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植物根须从地底下冒了出来。

    虽然直到此时,那通体翠绿的女子都依然紧闭着自己的双目,没有任何想要醒过来的意思,但从它身底下所蔓延出来的藤蔓,却是一个个都狂暴的狠,似恨不得将我给活活给撕成碎片一般。

    眼看那些根须离我越来越近,可我除了死命的往前跑之外,明明有应对的方法却是一点都不敢施展,因为只要一个不心,不定那株人形药王还没被我解决掉呢,反而是自己会先嗝屁了!

    我的目标,是前方不远处的那些大大的怪石,因为整个地下洞穴之中,只有那些石头上面的血浆相对而言较少。

    逃命这种事,在帽子山上这几年来,我经历过无数次,所以久而久之,即便身体情况一直都不是很好,可我要是撒开脚丫子跑的话,就算寻常的兔子都未必会有我跑的快。

    但在这种环境之下,我就算跑的再快也没有用,因为那些根须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有的甚至是直接从我正前方的地下所冒出来的。

    拼了自己的老命,我这才极为狼狈的爬到了一块巨石的上面,而这一过程之中,我虽然并没有被那些根须给缠住,却是被狠狠的抽了好几下,背上胳膊上早就已经青紫一片了。

    刚一爬到石头上面,我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站稳脚跟呢,便立刻掏出磷灯往石头之上狠狠的一砸。

    虽然磷灯的筒子是用死人中空的骨骼所做成的,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结实的,但在我的全力砸击之下,还是砸出了一道的裂缝。

    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却仅仅只是砸出了一条的缝隙,这无疑让我很是不满意,可是现在我已经没有继续去砸第二次的机会和时间了,因为那些如狼似虎的植物根须已经扑倒了我的面前。

    没有任何的迟疑,我抄起自己手中的磷灯使出全身的力气挥手便扔,想要将这玩意儿扔到离我尽可能远的地方。

    当我挥手的时候,一条足有大拇指粗细的根须便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可是我根本就顾不上去管这条根须,而是双目直勾勾的望着那枚磷灯。

    而随着那枚被我寄予厚望的磷灯缓缓落在地面之上后,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反而是我的脖子被那条根须给勒的是死死的。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的心头却是猛的一沉,难不成六叔之前跟我过的话都是骗人的?还是因为我刚刚只砸出一条缝隙就慌慌张张将磷灯给扔出去了,所以这才会没有效果?

    就在我愣神的这会工夫,却是已经有数条植物的根须将我的脖子给死死的缠绕住,它们似乎并不想活捉,而只想尽快的弄死我。

    因为心中太过着急,再加上最近脾气有点大的缘故,当我的脖子被勒住之后,我所做出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张口就咬。

    接着,便只听咔嚓一声,那翠绿的根须瞬间便被我给咬成了两截,这玩意儿虽然看上去挺凶的,但却极为催,口感跟红薯差不多,就是有点老,里面却是丝。

    如此轻易的就能将其给咬断,这是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如果这些根须都这么脆的话,那我还怕个毛线?就算是用嘴巴咬,我也能将其都给咬断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便挥起随身的剔骨刀与断剑,然后二话不对着面前那接连涌来的翠绿根须便是一顿乱砍。

    妹的,要是早知道药王身上的根须这么脆的话,那刚刚我就不跑了,直接跟它刚正面就是干啊!

    在我的乱七八糟随手砍的刀法之下,那些接连扑来的翠绿藤蔓就被我切瓜砍菜般的是剁成了无数大大的碎片。

    然而就在正砍的兴起,以为那株药王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之时,原本正在疯狂跳动的心脏却是忽然停了一下,接着,一种莫名的危机感便让我全身上下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当危机感来临的时候,我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去细想呢,身体便已经本能的做出了反应,那就是迈步向后退。

    还没刚往后退两步呢,一道枯黄色的影子便犹如闪电般的从那些翠绿的根须之中脱颖而出,并迎面向着我刺了过来。

    因为脚下的石头可供站立的面积本就不大的缘故,往后退了两步便已经走到了边缘处,再一迈脚没有任何着力点的我一个踩空便从石头上面滚落了下来。

    几乎是在我从石头上摔下来的瞬间,一脸两道低沉的撞击声便接连响起,第一道声音,是我摔在地上所发出的,而第二道,则来源于我面前的那块巨石。

    直到落地之后,我才看清刚刚那道速度极快的影子竟然是一条犹如老树根般枯黄干硬的植物根须。

    与那些一咬就断的翠绿根须不同,眼前这条枯黄色的根须硬度极高,打在石头上面的时候,它是一点事都没有,反倒是坚硬的石头被打开了数道裂痕。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的内心却是一片哇凉,因为如果我刚刚要是动作再慢一点,那条枯黄色的根须不是石头,而是我的身体,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一时之间,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瞬间便蔓延到了我的心头,可是害怕归害怕,我却是并没有因此而被吓到手足无措。

    在意识到自己绝对不能跟那条枯黄色的根须有正面接触之后,我立刻便转目向着那枚躺在血浆之中的磷灯望了过去。

    我知道,因为跟六叔做了太多缺德事再加上祖上没有做太多的好事,没有积多少德的缘故,自己的运气一向都很差,甚至完全可以很是倒霉。

    可是就算运气再怎么差,我现在也必须得赌上一把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有更多枯黄色的根须从地底下一点点的冒出来了,如果我现在不赌的话,也许下一秒就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我一边暗自深深吸了一口气,在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的同时,挥起自己手中的剔骨刀便狠狠的向着地上那枚磷灯狠狠的砸了过去...

    现在的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够砸的准一点,这柄剔骨刀又足够的锋利,可以将那枚磷灯给砸烂了,如果真的能够成功的话,就算是减寿三年我都愿意!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