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宫骁的身宫世

    乔治忽然抬头,问:“这次有被我咬伤的人吗?”他感觉非常悔恨,悔恨自己。自从部落出来之后他从来没有何人这样交流过,他感觉非常高兴。可是现在,他得知自己应该是伤害到了对方的人,那么对方一定会恨自己的。

    “他们已经……”死了吗?乔治不敢说出口,害怕这真的是事实。

    “他们暂时还没事。”

    “没事好。”

    没事?真的没事?乔治非常不相信,因为月圆之夜有多难过,他们狼族人有切身体会。他这种经历过很多次的尚且不堪折磨,更何况那些刚刚沾染狼毒,从没有接受过这种痛苦的人?

    不过他们有眼前的这两个人,虽然他们不是狼人,但是对狼人的了解并不少于他这个狼人,所以他们一定有什么办法吧?

    罗溪问:“染狼毒之后会怎样?”

    乔治道:“染狼毒之后,他们很快会变得和我一样。平日里没什么事情,但是月圆之夜会变得疯狂。”

    罗溪问:“你说和你一样,是身体的速度和力量也会一样吗?要知道人类的速度和力量和你们是无法拟的。”

    乔治点头:“是的,速度和力量会很快和我们一样。只不过他们刚刚成为这样的人,会有一定的适应过程。只是……”

    “只是什么?”

    “一般的人类在沾染狼毒之后到了月圆之夜一定会变得疯狂,体内会非常燥热,然后在月落之时体暴而亡。尤其是在月圆之夜沾染狼毒的,他们不会见到早的太阳。除非……”

    还没等乔治说除非什么,外面邵承来报,说宫骁醒了。

    罗溪知道邵承着急干儿子的安危,吩咐他们给宫骁弄点吃的,等问完乔治过去给看看。回头问乔治:“除非什么?”

    乔治问:“那个叫宫骁的是昨晚我咬伤的孩子吗?”

    霍振凯笑问:“你还能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

    乔治很明显眼睛亮了:“那个孩子现在真的没事?”

    “你干嘛这么兴奋?”霍振凯忽然想到:“难道你觉得那个孩子是狼人一族是那个出走王妃的后裔?”

    乔治兴奋地点点头:“没错,除非他有狼人的血液,否则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霍振凯看了看罗溪,他知道那个小家伙是罗溪在大都城里明安侯府捡来的孩子。他原本以为是个苦命的娃,现在看来,那个孩子应该有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罗溪这边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拓跋曜是狼人的后裔?而且那鸳鸯蝴蝶佩是乔治所说的觉醒石吗?

    “你先休息吧,过后我会来找你的。”

    乔治并不放弃,问:“我能见见那孩子吗?”

    霍振凯已经起身:“你现在的任务是休息。”

    乔治看到霍振凯严肃的表情,知道这件事不能通融。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想找到并且带走这个孩子不难。可是刚刚见到两个能与自己无障碍沟通的人,他不想这么失去。于是乖乖坐回到笼子里了。

    出来之后霍振凯问罗溪:“那孩子是怎么回事?”

    罗溪便把当初如何在马厩遇到宫骁,后来宫骁如何找到她,并且用计把这孩子留在身边的事情和霍振凯说了一遍。后面宫骁自己争取到机会留在飞虎队的事情,霍振凯已经看到,所以也没说。

    “我说这孩子怎么这么好的悟性,在这个年纪,没有经受过特殊训练和培养,怎能有这样的身手?原来人家自备技能了。”

    “是的,我说他怎么鼻子那么灵,原来是狼人。”

    “行了,咱们一起去看看那孩子吧。”

    两人到了宫骁的住处,正好邵承给宫骁喝完了两碗粥。

    “老大,霍队,你们来了?”

    “进去看看宫骁。”

    三人一起进屋,看到宫骁已经好多了,身还有一些用绳子绑着的勒痕。宫骁看到进来的人,立刻掀开了被子下床去:“报告,老大,霍队。我错了,我承认错误,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罗溪明白,昨晚她有命令,不能轻举妄动,但是宫骁因为担心他的马所以才会被弄伤的。一早起来看着那么多人围着自己转,他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躺下,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宫骁摆摆手:“不用老大,我现在一点问题都没有了,你看我现在能蹦能跳的,不用您担心了。”

    霍振凯:“让你躺下你躺下,费什么话”说罢想给宫骁一记爆栗,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宫骁拦住了。

    这一下把周围所有人都经吓着了。霍振凯是什么人?所有飞虎队的训练教官,他的出手非常快,整个飞虎队论说快,罗溪能跟他打个平手,召瑾瑜尚且能有一拼,可是这个出手速度竟然被宫骁这样一个小孩子轻易抓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情况尴尬了。

    邵承踹了一脚宫骁:“你个小兔崽子,老大让你躺着躺着,你还矫情了?平日里我们生病都是老大亲自给看的,你小子难不成还富贵了?”一边说着一边把宫骁赶床躺着了。

    霍振凯被宫骁拦住手的时候一愣。或许别人以为他会没面子,实际情况是他在想狼毒是不是在宫骁体内爆发了?宫骁现在是不是已经变成一个狼人了?难道说宫骁以前是狼人?

    罗溪和霍振凯想的一样,她立刻叫出马特达蒙给宫骁全身下做个检查,并且同时用气息感知宫骁的身体。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检查结果出来了。宫骁的身体从任何一种方式检查来看都是原来强壮了数十倍不止。这会导致宫骁在力量和速度都有远远超于常人。利用好了,这是战场绝对的制胜法宝,若是利用不好,宫骁是人类公敌。况且每个月圆之夜他都有变得疯狂的危险。

    看着罗溪眉头紧锁,霍振凯和邵承同样担心:“怎么样?”

    罗溪想霍振凯严肃地点点头。霍振凯明白,宫骁真的是被感染狼毒了。他现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狼人。

    邵承不知道这个点头是什么意思,他觉得点头总摇头好吧?不过看老大和霍队的严肃表情,这个点头貌似也没那么简单吧?

    “老大,宫骁他……”

    罗溪道:“邵承,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问宫骁。”

    邵承哪里放心宫骁,他打着马虎眼:“老大,霍队,你看这孩子刚刚才起来,身体还虚弱的很,要不咱别这么着急?”

    宫骁摇了摇邵承的衣襟:“干爹,我没事。”

    邵承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宫骁一眼,“你……”却也没办法。

    “出去告诉一声,这个帐篷十米之内不能有人。执行任务去吧。”

    他知道平日里老大都是很好说话的,一旦她有命令,他们必须要执行。即便是他再担心宫骁也不能留下了。

    他给罗溪和霍振凯鞠了一躬,是拜托他们别太难为这孩子了。然后依依不舍地出了帐篷。

    罗溪感知到周围的人都走远了,才问宫骁:“宫骁,给我们讲讲你的身世吧。”

    宫骁抬头问:“什么叫身世?”

    罗溪耐心说道:“如说你从有记忆以来你出生的地方是哪里?环境是怎样?周围都有怎样的人?后来你和你母亲是怎么从那里出来的?”

    宫骁非常不愿意回忆那段时光,可是现在好像不说也不行了。“从我记事时候起,我知道自己好像是个很不受欢迎的孩子。因为白天母亲总是把我一个人扔在山谷里,她白天很早出去了,晚很晚才回来。父亲只是偶尔会来山谷里,每当他来的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他会交给我功夫。有时候还会带给我一些小玩意儿。后来我功夫好了,有时候会翻过山去,看山的那一边是什么样子。那时候我才知道山的那一边有很多漂亮的方子,里面有很多人。有男人也有女人。我的母亲是和那些女人一样,在那些漂亮的房子里干活。我跑出去的时候母亲都不知道我已经看到她干活的样子了。”

    “那时候我知道父亲在那些漂亮房子里好像很有地位,很多人见到他都要给他行礼。母亲说父亲在山谷里很有地位的。”

    “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是父亲的私生子,除了父亲和母亲,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后来有一天,母亲满身是血,慌慌张张地跑回来,粗略收拾一下东西带着我往山涧里跑。我问为什么,母亲说有恶人来了。”

    “后来从那个地方逃出来之后,我问母亲,父亲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母亲说,父亲很厉害,是那些漂亮房子主人得力的助手,而且功夫也特别的好,是下一任谷主的候选人呢。我问母亲,父亲的地位这么高,功夫这么好为什么还会被人害了呢?”

    “母亲说那些人也想做谷主,所以……”

    罗溪问:“那个地方叫什么?你知道吗?”

    宫骁点点头,很艰难地说:“落云谷。”

    “什么?落云谷?”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