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老板的意

    “哥!你怎么会在家里?我不是做梦吧?”

    “我好了呀!呵呵!”

    “真的吗?以后不会再离开我了吗?”

    “嗯!”

    吕望月此时的家中一片安静,只有两个人影一高一低,互相对望着。但很快面具人又从新戴上面具,神色很似满意的样子。

    “老板,这样对待小姐是不是……”黎斗这时问了句面具人。

    “有何不可?你办的那件事情,以为我不知道吗?”随即面具人怒诉起黎斗,虽然看不到其面容,但旁人从他说话的口气中,也能察觉到他的怒气:“零度魔法,这不用我多说的事情,你为何要放弃那个机会?”

    B1ast  Ruin和Lions  inog不知道面具人说的是什么?可襄枼心里是清楚的,面具人口中说的,显然就是死侍曳矨出现时,他们明明抓到了拥有零度魔法的周梦凡,但黎斗却又把她放了,至于目的,襄枼不会过问,也不会自寻烦恼的去八卦,也就略过了。

    而现在他们面前出现的这个面具人,之前没有过完全的接触,也没有在黎斗那里听过或提及这个人,现在又看到黎斗少有的这么严谨,那么这个面具人的身份,已经很明显了,除了会是比黎斗更强的人,还能是什么呢?有点脑子的人都会察言观色,不过偏偏他们中,就有那么一人不会的。

    “你是什么人?”B1ast  Ruin不知是好强心过盛,还是这么的就问了句,“呃……”随即很快就被一道无形的气息击中,没有任何征兆的原地飞了出去。

    众人看了又是一怔,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生了什么?就见B1ast  Ruin飞了出去。但也不是完全没人注意到什么?黎斗看的很清楚,那是面具人动的攻击,虽然只是稍微抬了个手,就看见一道细微的仙灵之息,以看不见的度击中了B1ast  Ruin。

    但黎斗也没有被这一击怔住,要说能让他对其弯腰低身的,绝不可能是一点事情都没生过的,他见过面具人的实力,而且不止一次!以他对其实力的了解,会被这区区一下给怔住?所以才能表现出如此从容的模样。

    “黎斗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面具人此时说话的语气又有了几分怒意,征得黎斗也开始慌乱起来。

    “呃…不会!绝对不会再有下次!”黎斗连连说道;

    “好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有了那个叫夏知雅的女孩帮助,的确进度又快了些许,现在又有望月这样的容器,你自己明白怎么做吧?”面具人再次平和下来对黎斗说到。

    “可…是!”黎斗此时显得很难为情,嘴里吞吞吐吐也就终于还是吐出了句整话:“这样对待小姐,要是被有所察觉,会不会利用这次成为容器的契机……”

    “哪有那么多废话,你真的以为你拿她的家人做人质的事情,我会不清楚吗?吕望月身上有着比较特殊的意义,实验了这么久你会比我更不清楚?”说着面具人又生怒色,把黎斗的话给打断了。

    黎斗无言以对,这么看来他的那些小算盘的是,已是早就被他的这位老板现了。不说话,心里也不低估,干脆利落的选择了遵从,这无疑又是令旁人感到一怔的地方,和黎斗这位自称是god的男人接触这么久,几时见过他跟在他面前的自己一样?只是黎斗的处境却比他们都还不如,好歹他们面对黎斗几乎没什么压力,只是想听就听,不想听随随便便就能退辞掉,而黎斗呢?他在面具人面前,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别无选择的接受,单从这一方面来说,这个面具人着实的不简单。

    交代完了事情面具人转身将要离开,但在离开之前又在吕望月跟前,只对她一人摘下面具,走到吕望月内心的世界后,对她说道:“好了!我有事情要处理,以后有时间再见吧!”

    之前吕望月所看见的,所听见的,那只不过是面具人把她内心的世界,与现实的世界衔接而已,所以她哥哥的事情,还有他们的对话,甚至包括吕望月泪流满面的表情,也是在她的内心世界,现实中的她只是和面具人对视之后,便呆在了原地,就好像一个木偶一般。

    说完这边,再看看校纪委员会这边,刚刚处理完一系列的灾情后,林沐莎就连忙联系了其它六个校区的校纪委员会会长召开一次会议,因为这次会议的事情严重,她也联系了周梦凡,可是怎么都不能与其联系上,短信不回电话不接,最终只好是她带着田丽一起去了。

    此时夏知雅他们早就来到了人民广场,听说这次的战斗,林沐莎他们以极低的牺牲换来胜利的结果,本是很高兴的事情,但看见一处倒塌的大楼废墟中,已经有很多消防人员在组织搜救援助,让他们还是感觉不到胜利的喜悦。

    “真是残忍,难道魔法猎手的人,都是没心没肺的家伙!这么下得去这狠手!”端木花音抱怨频频的怒喝着,以此来表示自己心中的怨恨。

    “他们要是真有,就不可能会被称为魔法猎手了,夺取别人的仙灵之息,这本来也是一种杀人的手法。”燕永千淡淡的接过端木花音的话,同时也是对她提醒到:“仙灵之息在消耗到百分之八十的情况下,就已经让人体力耗尽倒地不起。”

    “真是残忍,为什么同样作为人类,他们不一起抵御曳矨呢?”对此还没接触魔法的夏知雅问道;这个问题其实她已经憋了好久,只是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倒是可以顺理成章的问出来。

    “因为是人,这是人的天性,就算没有曳矨的出现,人们也不会团结,还是会因各类的矛盾纠缠不清,所以……”端木瑞曦少有的说了这么一大段话,只是说道所以之后,就没了声音。

    对于端木瑞曦接下来要说的话,夏知雅和李莎莎不能知道,端木花音和燕永千倒是心里有数,这还能是什么?

    “这边的事情也算是处理好了,我们还是暂且先侧吧!”燕永千招呼着另外几人说着,同时也是换上了他平时的那副笑容,把早已不知道在那里弄破的眼镜,从新戴起来,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个近视眼,没有眼镜看到的也只是一片朦胧。只是可惜啊!自己是一个治疗系魔法算得上,拥有中阶级实力的仙灵之息,但魔法却没有治病的效果,不然现在他早就用不上眼镜了。

    这次事件总算是结束了,人民广场因为政府放的通知,一边赶忙转修一边赶着重建,终于还是恢复了它以往的风格,街道上挤着从不见少的人流。一天的时间到底还是说短不长说长不短,夏知雅的周末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感慨的过完了。

    今天又是星期一,很多同学也都还在回味着这个周末过得怎样,过得如何如何的有趣,如何如何的悲催,这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们所探讨的,而高中三年级的学生,那更是悲催的连周末都没有。

    接下来的几天里,没有在出现饲养种,也没有出现那里现什么干尸,更没有血色之月的出现,就更没有什么曳矨之类的了,然而让夏知雅始终觉得,这和平时大不一样!总感觉少了点什么?那到底是什么呢?

    吕望月,突然在夏知雅的脑海里闪过这个名字,那个自说和自己只能是敌人的名字,夏知雅也是很郁闷,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这个人了,是很多天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狠狠的调侃自己?不不不!全都不是,而是与吕望月的那一次,很意外的相遇,让她开始逐步对她产生一种莫名的好感。

    “吕望月这些天怎么没看见了?”夏知雅不经意间开始自言自语着。

    坐她旁边的人听不见她再说什么,却是看着她的神情,好似一种相思的模样,都纷纷议论着前阵子她被端木瑞曦单独叫去时的画面,指不定他们真的已经处出什么火花来了。但在一夕之间,就在这个话题被热议到了正火爆的时候,教室里又突然安静下来,像是极其卡碟一般,全都在那一瞬间止住。

    只见夏知雅站了起来,然后一双似死神一般的眼睛扫视了一下教室,随后又慢慢的朝教室门口走了出去,刚刚突然停下的探讨,果然是因为她这一举动,硬是给吓着没人敢吭声,都以为自己要倒霉时,却见夏知雅只是起了个身,然后望了望教室外面,看见苏婉玲后便走了出去。

    “婉玲怎么了?”出来教室后夏知雅问道;

    “没事儿!这不上课还早吗?所以就忍不住来找你了。”苏婉玲依旧是那般笑着回答。

    她们二人的这般谈话,在很多夏知雅的雅迷们眼里,那可就是一颗很甜很甜的糖,谁会想着去错过呢?也就很快成为了那帮人的目光聚集地,甚至有人都在互消息;

    “哇~!好甜啊!快被雅少和苏美人甜死了。”

    “就是就是!谁说雅少不要a总的,人家再怎么花心也就是玩玩,a总才是正室。”

    “那个端木瑞曦什么鸟?怎么可能比得过苏美人在雅少心中的地位。”

    “这么说来,他就是小妾咯!”

    “去去去!滚一边去!”

    然后聊天群里一堆的鄙视表情刷屏,前面还都a着说端木瑞曦是夏知雅小妾的那个Id,这样的画面要是被端木瑞曦看到,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吐血身亡。

    唉!工作上的问题,有机会在恢复双更,希望不要影响各位看官,感谢哟!

    (本章完)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