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8章 死士芍药

    “茴香,这就是你的命啊!”

    常冠玉舔了舔嘴唇,上次他去周家有两个目的。

    一是看看周茭白死没死。

    结果没死,活得比他还好。

    而另一个就是逼亲,逼迫茴香嫁给那位绰号的叫老鼠的男子,好促成他父亲这边的一桩生意。

    结果亲没逼成,却遭受了天大的羞辱。

    “这一次我亲自来!”常冠玉双眸出闪耀着一抹轻浮的光芒,“那么嫩的妹子,我尝尝鲜!”

    至于长孙兰,早就和他云雨很多次了。

    想弄那种血也没有了。

    再者,长孙兰当初也没流血,是因为修炼搞丢了。

    他对此倒也没怀疑什么,他和长孙兰青梅竹马,她也没怎么接触过别的男人,自己搞丢是很有可能的,毕竟女修也要修炼一些高难度招式的。

    打定主意,见黑毛猴子在瞅自己,常冠玉急忙换了一副表情,问道:“五长老,这处子之血能起到什么作用?非用不可么?小侄忙于修炼和处理家族事务,极少结识闲杂女子,有些为难啊!”

    “处子之血,又称为极阴之血,你拿来的手臂是男人的手臂,唯有那种血,才可有把握激活其中的残留魂息,这叫以阴引阳。”黑毛猴子厚重的嘴巴翘起一抹玩味的弧度,“没那那种血就无法成事,你自己看着办,不想弄也行,本长老乐得清静。”

    “放心!”常冠玉抬头瞅了一眼黑毛猴子,“为了解决家族眼下面临的麻烦,我一定可以找来,到时还要烦劳一下五长老了!”

    罢,常冠玉告辞出来,再看外面的院子时,也没来时那么阴森了,打算明天一早先去买那两味药材,即玉珊瑚和八瓣仙兰,然后再想办法取茴香的处子之血,这事还需细细谋划一番。

    “必须要搞定啊!”

    想起金成化的那番话,常冠玉心中涌起一阵危机之感,回到自己住处之后,他第一时间将塞进裤子的毛巾取了出来,还是用手指捏出来的,湿哒哒的,不停的往下滴黄水,散发着腐烂的臭味,令人作呕。

    “周茭白,弄了你妹妹,再弄死你!”

    常冠玉目露凶狠光芒,将毛巾丢进了一只放置在墙角的垃圾篓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修炼者的本能预感,让他突然遍体生寒,急忙伸手去摸腰间的短剑,一道纤细而又瘦弱的身影,像是鬼魅一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常冠玉脸色顿时变了,毫不犹豫的拔剑就刺。

    “哎!”那身影叹了一口气,伸出双指,捏住了那把剑,只听叮当一声,剑身从中断成两截,掉落在了地上。

    常冠玉瞥了一眼地上的短剑,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

    那人影折断短剑时,展露出来的修为至少在斩天第五重之上,绝对不是他能对付的,他下意识认为对方是金家派来杀他的人,指着门口,颤声道:“你别过来,只要我一喊,你必死无疑!”

    那人影身穿一身黑色纱衣,其上绣着几朵白花,将遮盖在脸上的纱巾摘下,露出一张白皙如雪的脸庞,微微摇了摇头:“你不认识我了么?”

    “你是……”常冠玉将目光停留在了那人脸上,是个女人,还是一个长相颇为不错的女人,二十岁年纪,神情冰冷,似是蕴藏着浓浓的怨恨,又瞧了一眼女人衣服上的白花,震惊道,“芍药!你是芍药!”

    在他小的时候,母亲曾给他安排过一个年龄相仿的贴身婢女,叫芍药,到了十五六岁时,那婢女诡异始终了,他问母亲到底怎么回事,母亲只是那婢女死了,他还为此伤心了好些日子,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女子,正是那位叫芍药的婢女!

    “你不是死了么?”常冠玉惊声问道。

    “我没死。”芍药前行一步,抓住了常冠玉的手,按在了自己心口,“暖么?”

    又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腰上:“软么?”

    常冠玉点了点头。

    少女放下常冠玉的手,凝视着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叹了一口气:“主人,芍药回来了,你不开心么?”

    常冠玉手指搓了搓,还残留着少女身上的柔软触感,疑惑问道:“芍药,这是怎么回事?”

    芍药伸手按住常冠玉的肩,将他按到床上躺下,又用手按住他的肚腹,注入了一股温热的真气,道:“十五岁一别,芍药便被你父亲关在了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进行高强度修炼,好做你的……死士。”

    芍药笑了笑:“而今,终于有用得着芍药的地方了。”

    常冠玉肠胃暖暖的,非常舒服,有寒气咕噜噜的从体内排出。

    他本以为父亲真的不管他的事了。

    却怎么也没想到,父亲不仅管了,还送来了一位死士!

    更没想到这死士竟然是芍药,其修为还变得相当厉害了!

    这可让他意外到了极点!

    如此煞费苦心,真是他的亲爹啊!

    常冠玉心中一阵狂喜,张口道:“芍药,你辛苦了。”

    芍药摇了摇头,手轻轻揉搓着:“不苦,老爷你遇到了麻烦,让我守在你的身旁,从今以后,芍药就不离开主人了,谁欺负主人,谁就死!”

    心情一直处于低谷的常冠玉,因芍药的出现,变得亢奋起来,金家带给他的危机感,也消散了很多,用手抓住她的小手:“很好,从今以后,我也不让你走了……”

    芍药点了点头:“主人,你体内密布着寒气,是谁对你下的手?”

    常冠玉眯着眼眸道:“周茭白!”

    待肚子没什么异常之后,常冠玉伸手向芍药抱去,芍药摇了摇头,向后退去,不知用什么方法隐匿了自己的形迹……

    夜色冷寂,不久后,东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

    “这碎片是因天罡灭神道经而成!”

    孟凡彻夜未睡,一直在研究那块斩天碎片,头绪渐渐清楚了起来。

    “天罡崩坏,幽冥丧倾,神鬼无道,修吾道经!”

    孟凡默念着天罡灭神道经的开头语,喃喃道:“天罡,碎片上的铭文应该是天罡灭神道经暗含的一种术法,掩盖的如此之深,威力肯定不小!”

    “可是我现在修为不够,碎片也不完整,暂时还悟不出那术法来!”

    “天罡之术!”

    孟凡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眸,深吸了一口气。

    “修为至少要突破至斩天第四重,才有可能让铭文清晰显现!”

    “同时也要解决十恶诅咒,才好撤去百毒碎心禁,取得所有碎片!”

    孟凡瞅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已经微微亮了,肚子咕噜响了一声,轻笑道:“再喝几碗汤,十恶诅咒应该就消散了吧?”

    正当孟凡要出去打水洗把脸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茭白,喝汤了!”

    在长生炉润养魂体的青灵,听到这句话,嘴角弯起了一抹神秘的微笑……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